Search
  • grouprelationstaiw

團體關係參與經驗分享(3)中國塔維線上GRC擔任口譯腳色的學習-2022

作者:陳意玫|領導力發展教練和引導師。中年而後半退休,實現在家鄉台灣的歸屬感,真實能安身立命。簡單四字但崎嶇路途,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繼續!


中華傳統文化

這個GRC 的一個創新是每天有一段中國文化對話環節,5 天當中進行地十分艱難,一直遭到成員的攻擊,其中有因為組織方式及創新本身的風險(中國人願意衝撞創新這點我很佩服);但還有就是我們對文化的糟粕(粗劣無用之意)很反感,例如男尊女卑,貞節牌坊,士大夫至上,成功立業等等等。

這些原先可以說是「水能載舟 亦能覆舟」的東西,最後都成了製造限制的地方,成員的抱怨厭惡和眼淚常常只指涉傳統的「覆舟」的部分。的確,宋明理學以降千年只剩下「標準」或「聖人」這些令人痛恨的無用之地,記得有一天當專家說的是「大學」一整段,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止於至善……空氣中只剩不耐煩,那場只能草草收場。

五天下來只有微弱的聲音說這環節對自己有幫助,解開一向以來的心結。成員表示她一直討厭祖母, 她是長孫女, 從小沒有得到喜愛 她耿耿在懷. 這次在會議中她意識到原來是文化作祟 ,不 是祖母不愛她. 祖母應該受到文化中重男輕女的觀念影響。

英國顧問在聊天框說這本佛洛伊德重要著作「文明及其不滿」,這書探討想成為個體的慾望和社會的期待這兩個面向的衝突,好像不相容其實不然。人類原始的慾望如果極度放大其實會傷害人類作為整體,因此文明會產生規則來抑止那些慾望,享樂的慾望必得受到壓制,而這過程是文明內在的品質但會讓人民覺得不滿。

當下,普丁大帝就是那個破壞文明規矩的個體,而其他的我們如果守不住他的行為沒讓他付出代價,那麼讓文明規則墮落,也許全體人類倒退一格回到之前的原始。這是我們全體要背負的代價。

載舟或覆舟是人類的選擇!


重男輕女

大團體最後一場,一來自中國北方的50 多歲女性一開場中就用哭訴20 多分鐘的方式談自己家裡的遭遇等等等(作為同步口譯說實話,她又哭又說,我也不甚清晰究竟她說了什麼?)徹底癱瘓了會議的進行,顧問兩次干預,眾人也無計可施,打斷呢?勸說呢?效果都不大。她就像是台壞了的錄音機,嘎查嘎查地叨念著。這些引發了一中年男性在閉幕式的表達讓大家有共鳴,他說他想到媽媽,他覺得悲傷無力。其實在「重男輕女」中男性也沒有獲益。

是呀!我們總以為施暴者會得益,其實長遠來看並沒有,當男性被重視其實他們也被壓抑,身負重任但如何發揮?場子裡瀰漫著女性的怨懟,女人說我是想靠他們,但總失望終結,我覺得孤單。。。而男人呢?他們成了失語的群體,他們的苦甚至找不到語言描述。女人之間互相表達甚至都說我喜歡妳的嘴唇等等,那男性呢?調侃有之但沒有情感。

我們兩性其實都喪失了詩經式的情感表達能力,「關關雎鳩……」。這是中華文化的現狀。

傳統文化「重男輕女」影響著男女間的動力,施壓和受害之間的暴力,仍然像幽靈一樣在每個人身邊。這次在中國辦的團體關係會議有個創新的環節是談中華傳統文化,嘗試從根部去吸取營養,因而有機會可以有生命力的活著。

活著真的有兩種:「苟活」和「活著」。

團體裏中華文化「重男輕女」對女性的壓抑是個主要動力影響兩性之間的愛恨情仇,過程中兩位英國塔維GRC 的導師也被邀請分享他們自身的體驗。Olya 是英國塔維 Leister conference 第一位女性主席,要和男人競爭,達成這個目標十分不易。英國人,她說父親是穆斯林,母親是猶太背景,在她20 多歲的時候被家人安排和表親結婚,她順服了因為在那之前她的哥哥因意外去世,她代替了哥哥的角色,讓家人安定,此後她展開自我的追尋,她描述內在的狀態像是「果凍。」(jelly)

顧問Leslie 則分享說雙親都是黑人,他出生於倫敦,是被裝進黑人身體的液體(liquid) ……當時一聽愣住,有誰會這樣介紹自己?但就是他們,既要有父親的威嚴也要有母親的溫柔,敏感的360 度全方面(含潛意識維度)的感知,在他們的世界內在是用情感在工作,然後精簡有力的語言表達,絕不囉嗦也不含糊其詞打障眼法。

身為顧問要能涵融團體,在這空間不應該有對/錯, 因為分享出當下,而感受沒有對錯,顧問必須被鍛鍊的一個能力是「接受來自他人的恨意。」我曾問他是如何鍛鍊的,他說身為黑人不用特別找什麼機會。。。到處都是不友善。「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可以用來理解的顧問狀態。顧問們分別用比喻來說情感,當時我可以感覺那擲地有聲,即使是網路空間也收集了60 多人內心的嘆息。我真愛他倆。

活出來從來都不容易,但目標清晰。


對話是甚麼?

嘆!因為難。「對話」一個說起來很高大上的詞彙究竟在說什麼?需要什麼才能產生?尤其再次經歷過中國舉辦的團體關係會議,體驗了更深層的潛意識,我要提醒自己。

首先是整個會談的設置和架構,因為參與者會帶著不同的理解和期待出現,不要小看這些組織細節,魔鬼真的藏在細節裡,弄不好這環節內容還沒開始,人們已經開始焦慮憤怒無力等等等。

那麼我的心態和語言呢?甚麼叫「開放」?「好奇」?(這兩個詞聽太多,會犯睏)我可以當下嗎?還是我被慾望和歷史控制著(潛意識)根本無法動彈。我對面前這(群)人的假設/幻想呢?那些在這一刻以前發生的成見可以先鋪個墊說出來嗎?對方也一樣,創造一個空間讓各自回到相對純粹的原點。

之後當進行不下去或什麼被避而不談時,能敏感的感知到嗎?願意表達嗎?雙方能被鍛鍊到以「當下情感」來説事,而不是理性嗎?屬於我的道理通常不同於你的,如果我們只有能力在那裡表達,其實無濟於事。

每每參加完GRC 我都很挫敗,因為看到那麽多我的有所不能。為什麼團體會撕裂,常是常態?因為「好好」表達很難,在那個柔軟的怕被識破和傷害的地方。莎氏比亞說「不要把心放在袖子上。」

不把心亮出來,不會有「對話。」


台灣和中國之間的動力

1. 一場大戰正在世界進行是強權欺凌弱小。在過去六天我也被放在一場戰爭裏、沒有煙硝但感覺前進困難,七零八落的感受碎片,理智無用因為越多的理智只是擋住了前進的路。

參與了一場中國舉辦的團體關係會議,我是工作成員,事情可以簡單我能自在,如果沒有那3 位中國男性受訓顧問,但生活不就是需要挑戰嗎?這是上天的安排。再說清楚一些,其中一位是完全認同中國,也住在無錫的台灣人。我們四都在塔維中國課裏學習過是同學,和他之間這次沒發生什麼特別的,各有選擇;和其他兩位則是我堅持說「中國」他們糾正我說「大陸」。我不服!

Here and now 的表達就台灣和中國的張力上很難,同時也和我個人身份認同以及角色邊界有關。當中一個有趣的發生是當我覺得被攻擊的時候,我關了視頻,踱步在我的小空間裏罵著tmd ,腦子急速轉動然後呢?下樓倒垃圾吧!電梯來回中糾結著角色以及我這個人之間,接下來呢?回去繼續視頻會議還是就離開,是要「乖乖的?」還是「管他的?」

然後第二天早上做了那個爐灶悶燒的夢。力透鐵器的憤怒,爆發了(bursting)的感覺。這幾天做了些甜點,每天下午2-10 點要工作,因此我早上弄出巴斯克乳酪蛋糕,草莓果醬以及scone 。體會了甜點的意義,吃是一件事,同時幫助釋放是另一件。

最後,可以做些表達在大家告別的時候,我沈默無語,因為那種「尚不能」的無力。面對強權壓制,我無能。


2. 剛經歷過的會議工作人員的會議上,敬愛的英國塔維顧問/老師一直邀請談談台灣和中國之間各自感受,究竟是什麼動力,他說從報導中他知道一些但不充分。敏感的他感受到了阻力,如果工作人員都無法表達,那別期待成員可以說出來。

對我而言太艱難,就是那種千軍萬馬的想法和情緒一起湧來,反而傻住了!一個中國顧問說,我們理解台灣想繼續現在的生活方式,但我們捨不得你們離開!(他們詮釋這是種溫暖血肉相連的情感)聽完我無感,沒感覺到什麼真誠的苦楚,反而覺得是被洗腦後精緻的說法,「然後呢?」對不起,你能尊重我想離開的意願嗎?像想離婚的女性,讓我離婚,然後再說吧!「你好好努力,我也會!」end of the story!

去年台灣第二屆團體關係研習會一個中國成員提供的比喻很形象,「如果有一個男人帶著鮮花來示愛,兜裏藏著匕首,大家覺得?」

奇怪的是這些想法當時我說不出來,兩天過後浮現出來。難!真的。

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作者:吳子銳|諮商心理師,生命處於三十而立與四十不惑間,勉力於探尋生命的大道。分享以參與者角色投身團體關係的體驗。 最近在與朋友談及領導或是職場人際互動議題的時候,常聽到會抱怨有些同仁或是下屬在執行工作任務時,很頻繁地在每一個步驟或細節詢問「這個可不可以」、「這樣可以嗎?」等問題,即便在主管或長官已經明確賦予下屬擁有權限來處理與決定的前提下,依然會有此些層出不窮的「可否問題」出現。 當中我們能夠理

作者:徐維廷|諮商心理師。年屆不惑。生命經歷數次巨大跳躍,勉力於探尋安身立命之可能,透過歷程與體驗學習自我照顧以期活得自在。分享以參與者角色投身團體關係的體驗。 我在2022.02.27到2022.03.02參與了由以色列OFEK舉辦的國際性線上團體關係研習會,這次的研習會主題是PASSION AND PURPOSE Authority and Leadership in Today's Worl

引言 團體關係的傳統,上承於精神分析學家比昂(Bion)對團體動力的洞見與論述,關注團體的焦點乃著眼將團體作為一個整體(group as a whole),而不僅只是人際間的交流或單面的互動。 在團體關係的研習活動中,滿佈了諸如小團體、大團體、組織團體、社會夢境等多樣形式的團體,也引發了參與者自身個體和團體潛意識的共同激盪,在這些親身的體驗中,每個人都刻骨銘心地經驗了與自身人際模式、個人價值、核心